【子不语】我要头上带点绿

一切你想要的东西,都能在白老板的店中找到。


在老白的店里打工也有一段时间了,遇到过许许多多奇怪的顾客。

他们有的来买尊重,有的来买感情,有的来买梦想,有的来买回忆。

每个顾客背后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,或甜蜜,或酸楚,或愤怒,或悲伤。

人人的需求都不同,我渐渐学会了平常心,学会了像老白一样,就算对方要买的东西再奇怪,也要沉着冷静。

但这一次,当顾客说出他要买的东西时,我一个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这事不怪我,因为眼前这个人,是我这久以来,遇到的最搞笑的一个。

他一个中年男人,居然想要买绿色的染发剂回去染头发!

这是刚到叛逆期,还是一不小心做了亲子鉴定啊?要不要这么有娱乐精神。

“好笑吗?”老白冷着脸看着笑瘫在柜台上的我。

“好笑。”虽然老白的表情吓人,但笑这事,控制不住啊。

“笑吧笑吧,小姑娘想笑,就让她笑,开开心心的多好。”那男人倒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,搞得我有点不好意思,赶忙摆正态度:“你要买染发剂的话,去理发店不就好了吗?”

“我想要的,是只有我能看到的绿色。”

???这是什么怪要求???

“我今年43岁了,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,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染个很炫酷的发色。年轻的时候没条件,等到成了家有点经济实力了,又没了时间,后来有了时间,社会地位却一点点上来了,不能任由我做那么没形象的事...”

“现如今,我的儿子都已经走出叛逆期了,可我却像是个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,越发想要去肆意妄为一把。”

“可我,毕竟还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,不能随便改变自己稳重的社会形象。你们这儿不是什么都能买到吗,我就想来看看,有没有那种只有我能看到的染发剂,让我染了以后,自己高兴高兴,外人看不出来,也算完成个心愿,小小的叛逆一把。”

那男人说着说着笑了,笑容腼腆而又羞涩,竟然像个孩子。

“这是您要的东西。用法用量和正常染发剂没什么不同,但我保证,除了你以外,不会有人看到你发色的变化。”

老白还真是什么都有,那男人把东西接了过去,迫不及待地离开了。

望着他的背影,我竟然觉得,他的步伐似少年一般矫健。

这社会的节奏太快,我们总是被束缚着行走。

染头发对他而言,大约是一种对社会的反抗与嘲讽。

只不过,这反抗与嘲讽,却是不能放在他人眼前的。

我想,他现在一定躲在哪里,像是个悄悄擦剑的战士,偷偷地给自己染着头发吧。

没事看看头顶,提醒着自己,就算生活再累,在内心深处,自己依旧是个放荡不羁的少年。

这种行为虽然有点无厘头,却又有点酷。

只不过...为啥要选个绿色?

“个人爱好吧,谁知道呢。”老白笑笑,亦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沉稳模样。

“老白,是不是你们这些中年人的心里,都住着一个叛逆的少年啊?”

老白翻了个白眼,可能是对我那句“中年人”有所不满。

“老白,你就不想也把那个像风一样自由的少年放出来吗?”

“老白,你也染个发呗?”

“紫的怎么样?要不红色的也行?”

“难不成你也想染个绿色的?”

“说起来,你不会是早就给自己染过了吧,反正你的染发剂别人也看不到。你快告诉我,你是不是也给自己染了个绿色!”

那天,我非要看老白头发的颜色,结果被老白扣了半天的工资。

但我知道了一件事,那就是每个人心中,都有一个自在的少年。

只不过就像那染发剂染过的头发一样,旁人看不到而已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【子不语】我要头上带点绿